arcgis,挑战不可能,腾讯手机网-康盛科技,代码分享,定期活动

admin 2019-06-23 阅读:175

昨日(6月19日),

文明菌推出了一篇关于

水城回忆渐复苏!广州继续推进六脉渠等前史水系修正工程

那么问题来了,

现在的西濠涌究竟在哪儿?

在上千年的前史长河里,

它又是怎样一副面庞?

来来来!

一同揭开西濠涌的奥秘面纱!

始于宋代,长约五公里

北宋熙宁年间,一代重臣、在其时出了名的“正直爷”程师孟战胜种种困难,修起了广州西城(此前已有子城与东城,史称“宋三城”)。

据学界考证,这一道铜墙铁壁的城墙足足高9米,东起约今日的教育路、吉祥路一线;西至今人民路一线,其西北角约以其时的光孝寺西北角为界;北起今百灵路一线,南至今大德路一线,用古籍上的话说,“环十三里”,着实洋洋大观。

据《越秀史稿》的记载,宋代广州西城墙外很可能已有水道,程师孟当年构筑西城时,就将其视为护城河,而清代学者阮元所著的《广东通志》记载,宋嘉定三年(1210年),经略史陈岘“浚濠通江”,西濠的前史由此敞开,一个“浚”字,泄漏玄机,若非已有古水道,为何要称“疏浚”呢?

宋三城示意图,西濠早在宋代就已是护城河。

护卫了广州城千年的西濠,

道路走向究竟怎么?

据《水润花城 千年水城史话》一书的记载,史上阅历屡次疏浚的西濠,由芝兰湖引水,流经榜首津,然后顺着西城墙(今人民路地点)西侧,经第二甫,三甫,四甫,五甫水费,六甫水费,七甫、八甫水费,由太平街(今克复南路)通往珠江的西濠口,再注入珠江。

清代康熙年间绘就的《广州符舆图》,西濠在西城墙外弯曲向南,流入珠江。

“榜首津街”保存渡头回忆

据史料记载,明代曾经,芝兰湖是象岗山下的一个天然湖泊,北起桂花岗,南至榜首津,烟波浩渺。

芝兰湖水经司马涌流入珠江,司马涌古时江面宽广,是西北入广州的首要水道,兰湖码头在宋代仍是重要的内港码头。

一条西濠,

与畅通无阻的水网衔接。

不过,芝兰湖到了清代逐步淤塞,现在只留下“兰湖里”“兰湖前”这些地名,镌刻着旧日的地舆回忆。

而榜首津的回忆也是有迹可循的,榜首津街就在今西华路东段北侧。

合理估测,榜首津,便是西濠的榜首个渡头了,幻想一下古时月夜中的西濠与古渡,真是很有诗意的一幅画面。

二甫至八甫就在克复路

在地图上,现在咱们找不到“第二甫”“第三甫”直至“第八甫”这些正儿八经的地名,但可以找到“六甫水费”“七甫水费”“八甫水费”等地名,悉数在克复路一线,这些都是蛛丝马迹。

假如咱们再去找一张20世纪20年代的老地图来看一看,从“二甫”到“八甫”,从北往南,相挨相依,全在今日克复路的方位。

本来,第二甫至第八甫,便是现在的克复北路和克复中路。

20世纪二三十年代,近代广州“城建热”方兴未已,第二至第八甫直到桨栏路一线悉数筑成马路,命名克复路,第二甫到第八甫便成了前史回忆。

“甫”这个字的来历,学界议论纷纷,但比较占优势的一种说法是,“甫”其实是“埗”的谐音,即埗头(码头)的意思,由于广州诸“甫”的地名往往与“水费”联络在一同。

几公里长的西濠,居然有这么多码头,旧日水运之繁忙,可想而知。有意思的是,克复路一带还曾发掘出宋代的古船桅与海船用品,可见当年西濠水面之宽广。

五仙门旧照

据曾昭璇先生所著的《广州前史地舆》,宋元时期,西濠曾宽达20余丈,换算一下,即有70多米。

那么,

明清时期的西濠究竟有多宽?

从明代嘉靖年间来访广州的葡萄牙人克罗兹的叙说中,咱们仍可一见西濠的真容貌。

克罗兹说,广州“沿江筑城”,被“广大濠堑围住”,濠水与城墙之间有满足的地盘,可调集一支大军,发挥一下幻想力,这个局面确也满足壮丽。

据《越秀史稿》记载,直到清代中期,西濠仍可通行舟楫,1921年,广州官方对西濠进行疏浚,把和平东路至西濠口路段改为石拱式暗渠,小舟仍可经暗渠上溯,再往北还可露天行进。

1964年,西濠涌面悉数加盖,成为暗渠,渠面成为街巷路面,西濠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界中。

18世纪英国画家钱纳利绘画的十三行码头

全面揭盖复涌的那天,

完完整整呈现在咱们面前了!

非遗传承 | 展览引荐 | 粤剧表演

来历:广州日报。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